• <small id="6m0kc"><li id="6m0kc"></li></small>
  • <label id="6m0kc"><s id="6m0kc"></s></label>
  • <div id="6m0kc"><button id="6m0kc"></button></div>
    <div id="6m0kc"></div>
  • <div id="6m0kc"><li id="6m0kc"></li></div>
    <small id="6m0kc"></small>
  • <div id="6m0kc"><li id="6m0kc"></li></div>
  • <div id="6m0kc"><button id="6m0kc"></button></div><li id="6m0kc"></li><div id="6m0kc"></div>
  • <div id="6m0kc"><li id="6m0kc"></li></div>

    *高法案例:養殖場拆除案

    2020-12-28 12:06:41 作者:admin點擊:1443次

    裁判要點

    對于建筑物性質的認定,除了考慮相關法規的出臺時間外,還要考慮到建筑物形成后將持續存在,該行為不同于一般的行為,不能籠統地以法不溯及既往原則認定其性質。涉案建筑物的具體形成時間無法徹底查清,導致其性質介于合法與違法之間,應當予以適當補償。

    裁判文書 

    中華人民共和國*高人民法院

    行 政 裁 定 書

    (2020)*高法行申1214號

    再審申請人(一審原告、二審上訴人):浙江省杭州市富陽區胥口鎮碧峰嶺養殖場。住所地:杭州市富陽區胥口鎮靈苑村。

    經營者:黃金娟,女,1978年3月13日出生,漢族,住浙江省杭州市富陽區。

    委托訴訟代理人:胡生華,男,1966年12月15日出生,漢族,住浙江省杭州市富陽區。系碧峰嶺養殖場職工。

    被申請人(一審被告、二審被上訴人):浙江省杭州市富陽區人民政府。住所地:杭州市富陽區富陽鎮桂花路**。

    法定代表人:吳玉鳳,該區人民政府區長。

    被申請人(一審被告、二審被上訴人):浙江省杭州市富陽區胥口鎮人民政府。。住所地:杭州市富陽區胥口鎮胥口村**

    法定代表人:丁大勇,該鎮人民政府鎮長。

    再審申請人浙江省杭州市富陽區胥口鎮碧峰嶺養殖場(以下簡稱碧峰嶺養殖場)因訴被申請人杭州市富陽區人民政府、杭州市富陽區胥口鎮人民政府(以下簡稱胥口鎮政府)城建行政賠償及行政復議一案,不服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(2018)浙行終1582號行政判決,向本院申請再審。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對本案進行了審查,F已審查終結。

    碧峰嶺養殖場以農業設施建設為備案制而非審批制、涉案建筑物屬于合法建筑等為由向本院申請再審,請求:1.撤銷一、二審判決;2.指令再審或提審本案,并支持其賠償請求。

    本院經審查認為,本案的核心問題是涉案建筑物是否屬于違章建筑。

    首先,被強制拆除的建筑物共計30處,碧峰嶺養殖場在一審庭審筆錄中自述2000年之前有養雞場4處,2006年之后陸續建設其他建筑物,2008年之后建設的*多,其中2010年建造9處,2012年建造5處。對于2010年之后建造的部分,一審法院認定此部分建筑物系根據富陽區人民政府的要求,經申報獲準后建設并經指定的行政機關驗收通過,依據對政府機關的信賴原則,該部分建筑不宜認定為違章建筑并無不當,繼而根據《富陽市現代農業精品園建設項目驗收申請表》《富陽市“菜籃子”基地建設項目驗收申請表》載明的投資額,認定該部分的損失額為87.55萬元亦無不當。

    其次,對于其他部分建筑物性質的認定,除了考慮相關法規的出臺時間外,還要考慮到建筑物形成后將持續存在,該行為不同于一般的行為,不能籠統地以法不溯及既往原則認定其性質。就本案而言,雖然《國土資源部、農業部關于促進規;笄蒺B殖有關用地政策的通知》(國土資發〔2007〕220號)、《國土資源部、農業部關于完善設施農用地管理有關問題的通知》(國土資發〔2010〕155號,被國土資發〔2014〕127號廢止)、《國土資源部、農業部關于進一步支持設施農業健康發展的通知》(國土資發〔2014〕127號)*早出臺時間為2007年,不能籠統地根據前述規定認定涉案建筑物系違章建筑。但是考慮到涉案建筑物的主體部分系2006年至2010年形成,其中2008年之后*多,橫跨前述文件的出臺時間2007年,且治理養殖場涉及環境保護這一根本問題,故該部分建筑物的性質介于合法與違法之間,對其酌情補償即可。

    再次,關于碧峰嶺養殖場提出的“拆一補一”異地新建或者補償500萬元的主張。經審查,根據《浙江省農業廳等四部門關于支持畜牧業綠色發展的意見》的規定,可按照“拆一補一”異地新建的規模養殖場,是已由農業、國土、環保部門驗收合格,但因規劃調整確需關;蛘卟鸪囊幠pB殖場。從一審法院查明的事實看,本案養殖場的絕大部分建筑物并未經過審批和驗收,故該主張缺乏依據。

    *后,對于碧峰嶺養殖場提出的室內物品損失問題,復議機關已經認定,胥口鎮政府強制拆除時,既未依法定程序通知公證機構或者無利害關系的第三方到場見證,亦未在強制拆除前對涉案建筑物內相關物品逐一核對、清點與登記造冊、并運送他處存放或者就上述物品與碧峰嶺養殖場辦理交接手續。據此,室內物品的損失情況系因被告的原因導致原告無法舉證,根據《*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<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>的解釋》第四十七條第一款的規定,應當由被告就損失情況承擔舉證責任。一審法院在未充分釋明的情況下,逕行以碧峰嶺養殖場未提供損失細目為由,告知其另案主張并駁回本部分的訴求,既增加了當事人的訴累,亦違背了法律規定。但鑒于碧峰嶺養殖場已經另案對該部分損失提起訴訟,對此問題指正即可。

    綜上,對于建筑物性質的認定,不宜籠統地按照法不溯及既往原則處理,涉案建筑物的具體形成時間無法徹底查清,導致其性質介于合法與違法之間,應當予以適當補償。考慮到胥口鎮政府和碧峰嶺養殖場在2020年6月已經以(2019)浙0111行賠初6號行政調解書的形式達成和解,胥口鎮政府同意補償29萬元,另行批地建設養殖場,碧峰嶺養殖場同意放棄其他訴訟請求,案件的實體爭議已經得到解決,故本案可裁定駁回再審申請。碧峰嶺養殖場的再審申請不符合《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》第九十一條規定的情形。依照《*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〈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〉的解釋》第一百一十六條第二款之規定,裁定如下:

    駁回浙江省杭州市富陽區胥口鎮碧峰嶺養殖場的再審申請。

     

    審判長  李紹華

    審判員  何 君

    審判員  朱宏偉

    二〇二〇年八月六日

    書記員  朱 萌


    為民維權,英淇鼎力

    免費咨詢熱線:010-86393955



    上一篇:關于養殖場是否屬于違章建筑的審查認定
    下一篇:養殖場因環保問題被關停,是否應當獲得補償呢?

    因為專業,所以值得選擇!

    聯系我們
    010-86393955
    yingqilvshi@163.com
    北京市朝陽區東三環南路小八里莊35號
    備案號:京ICP備15048768號-7
    友情鏈接
  • <small id="6m0kc"><li id="6m0kc"></li></small>
  • <label id="6m0kc"><s id="6m0kc"></s></label>
  • <div id="6m0kc"><button id="6m0kc"></button></div>
    <div id="6m0kc"></div>
  • <div id="6m0kc"><li id="6m0kc"></li></div>
    <small id="6m0kc"></small>
  • <div id="6m0kc"><li id="6m0kc"></li></div>
  • <div id="6m0kc"><button id="6m0kc"></button></div><li id="6m0kc"></li><div id="6m0kc"></div>
  • <div id="6m0kc"><li id="6m0kc"></li></div>
    男鸡插女逼网站